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書畫知識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書畫知識

小楷技法

時間:2010-7-9 13:28:12   作者:無為齋   來源:52wwz.cn   閱讀:4427   評論:0
內容摘要:第一節執筆與運腕的特點要寫好小楷,執筆與運腕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鄭子經說:“夫執筆者,法書之機鍵也”。盡管總的執法上與寫行書及大楷并無很大的出入,但小楷也有其自身的特點,下面我們就來談談書寫小楷時,在執筆和運腕方面需要注意的幾個方面:...

第一節執筆與運腕的特點

要寫好小楷,執筆與運腕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鄭子經說:“夫執筆者,法書之機鍵也”。盡管總的執法上與寫行書及大楷并無很大的出入,但小楷也有其自身的特點,下面我們就來談談書寫小楷時,在執筆和運腕方面需要注意的幾個方面:

(一)“指實掌虛,腕平掌豎”是基本大法

所謂“指實”即為擫、壓、鉤、格、抵的五指執筆法。擫以大指第一節指肚緊貼筆管上方,力量朝右上方,要斜一點。壓用食指上節端壓住筆管外方,力量與大指相對。鉤用中指上節靠近橫紋處,彎曲如鉤地鉤住筆管,力量朝右下方。格用無名指爪肉相接處緊貼筆管,力量與中指相對。抵用小指緊貼無名指下端,藉以增加無名指的指力。由于五指的合理分布,力量由四面聚集筆管,一枝筆就堅實穩定地執在手中。書寫小楷,執筆宜淺,當以指端貼管,因為指端處感覺靈敏。執筆淺則掌自然虛,掌虛則運動適意,無窒礙之勢。南唐李后主所提出的“拔鐙法”,歷代書家各有不同的解釋,有的人認為善于騎馬的人,當以足尖踏馬蹬,淺則易出入,有的人認為拔鐙即古人用指尖持小棒挑拔燈心,比喻淺執之法,有的人認為由于淺執筆時,虎口狀如馬蹬(即鳳眼執筆法),這三種解釋盡管不同,但都是指執筆要淺,淺則易于轉動。

書寫小楷,執筆不可太緊,亦不可太松,太緊則用筆易于僵硬,太松則點畫易靡弱,故執管當用軟硬勁,緊而不死,松而不脫,不寬不猛,有中和之道乃佳。趙宧光《寒山帚談》中說:“握管太緊則力止于管而不及毫,且反使管不靈動,又安能指揮如意哉。”這確為心得之語,筆力要透過肩、肘、腕、指貫注到筆尖,各關節部分的肌肉都不宜緊張用力,執得太緊則力止于管,腕部緊張則力止于腕,縱有臂力,亦不能貫注于筆尖,故蘇軾提出把筆雖無定法,但必須欲虛而寬,只有虛而寬,才能運轉自如。書寫小楷時,若執筆太深(即執管在食、中指中節處),則掌勢必不能虛,指深掌實,運筆時就不能回旋進退,容易導致氣機窒滯,調運不靈的毛病。書寫小楷時,執筆又不宜過高,以離筆頭約一寸左右,低則沉著而堅定,字無飄忽之弊。唐韋榮宗說:“真書小密,執宜近頭。”趙宧光《寒山帚談》也說:“真書宜穩重,故執筆去筆頭一寸或一寸二分。”如寫小楷時執筆太高,則畫勢虛浮,而無實力,況小楷以端重沉著為主,執筆稍低可以更好地控制筆力。書寫小楷,腕宜平,掌宜豎(即肘腕部平桌面,腕能挺起則手掌微微豎起,與紙面保持一個斜直角度)。腕平掌豎則鋒容易正,鋒正則四面勢全。在這里必須說明一點,書寫小楷,在運筆時筆管不是永遠與紙面保持垂直之狀而平行運動著的,當以直為圓心,筆管隨著筆勢的往來,前后左右,翻騰起倒,惟意所使,及其收筆時,端若引繩,終則持之以正,則筆勢自然圓活。特別是書寫以方筆側鋒為主的小楷時,在發筆時,握管不宜正中直下,當使筆管向右后下方微微傾斜,以側取勢,則內無阻遏,自當流暢,往往可以達到得心應手的效果。朱和羹《臨池心解》中說:“吾更謂執筆如槍法,左右前后,偏鋒正鋒,必隨勢轉之,一氣貫注,操縱在心,時亦微帶側意,運掉更靈。”這段話很值得我們回味的,若拘泥以中鋒為定法,一味持之以正,則勢必不能達到圓活自然的變化?傊,執筆之法,但取適意,不可好奇,這樣才能使筆力行到充分的發揮。

(二)指死腕活是寫小楷的基本運腕方法

書寫小楷,手腕要松動靈活,不可過于緊張,用力過甚,反使手腕僵死,縱有腕力,亦不能將此力發揮出來,腕的作用主要在于調整筆鋒,通過提按、頓挫等動作,暗換筆心,使之達到中鋒行筆的目的,只有藏鋒畫中,才能沉勁入骨,使筆力充沛,筆勢圓活,故作小楷時,筆頭宜剛勁,而手腕令輕便,方寸以內的字以運腕為主,務求筆力從腕中來,則點畫自然沉勁而不飄浮。

指死腕活謂運筆時,當指隨腕動,心中但知有腕而不知有指,當以腕運,不可但以指頭挑剔。宋曹《書法約言》中說:“手不主運而以腕運,腕雖主運,而以心運。”這是一種十分微妙的運腕方法,只有用筆圓熟,才能達到心手相忘,得心應手的自由境界,指死不是指手指僵死不動,腕活則指隨腕動,指亦能活。姚孟起《字學憶參》中謂:“死指活腕,書家無等等咒也,指死則筆直,腕活則字靈。”相傳清代書家劉墉作小楷時,常捻轉筆桿,此為別法,雖可參考,初學者仍當以運腕為主。

坐作小楷,力在于指腕之間,不必一定要高懸手腕,因為小楷每字亦只有二三分見方,筆勢有限,另一方面,小楷沉著端重,用筆精致細到,要懸肘作小楷,對于初學者來說,實在很難于控制和駕馭,故初學小楷,不宜高懸手腕,晉以前人作小楷時常席地而坐,無所憑藉,懸腕書之,筆力十分可觀。故前人主張作小楷亦當懸腕。如清蔣衡《拙存堂題跋》中說:“使懸筆中鋒,臂指如鐵石,盡一身之力作蠅頭小楷,所謂芥子納山河大地,非好為神奇,亦欲存竹簡漆書之意于萬一耳。”相傳宋代書家米芾善懸肘作小楷,有一次,他的學友陳伯修父子問他請教提筆法,,米芾說:“以腕著指紙,則筆端有指力無臂力也。”接著伯修又問:“懸 肘提筆亦能作小字嗎?”米芾笑而不答,就命書僮拿出紙筆,端坐懸腕,寫了一通《黼扆贊表》,字如蠅頭,筆畫端嚴,體裁一如大字,十分精到,伯修父子看到,大為傾倒,相顧嘆服,因請教其法,米芾回答說:“這并不難,只要您今后作書時,無一字不提筆,久之自然會熟練地掌握這個方法。”這個故事,對后人起到了一定的影響,如蔣驥《續書法論》謂:“作小楷能懸腕已非下乘,惟能懸臂,則靜氣益靜,非端坐不能為之,此所以更高于懸腕一籌。”又如清代的汪云在《書法管見》中也譏笑了不能懸腕作小楷的人,他說:“古人懸腕書扇頭,雖小楷不必倚案,細閱《黃庭》楷法,律度最嚴,而神機盡以行草流貫,人忽不察。今人多按定扇骨作小字,不敢作《淳化》《圣教》諸大字,以小者機熟掩過,大者病處盡露。”我認為初學者,沒有必要懸臂作小楷,一般可采用提腕的方法,即肘著桌面,虛提其腕,所謂虛提即腕部不死死的貼著桌面,而與桌面保持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這樣既能有效地控制和駕馭這枝筆,又能使腕部靈活地轉動,則筆力和筆勢自能得到充分的發揮,如寫稍大一點的小楷(約每字二公分見方)亦可用枕腕的方法,所謂枕腕即徐渭《執筆法》中所說的:“以左手搭桌上,右手勢主筆按在左手背上,則往來亦覺通利,腕亦自覺能圓。”如寫極細小字,(每字半公分見方),則可用著腕之法,即腕部貼著桌面,但也不能貼死,只動指不動腕,反使筆機凝滯。

書寫小楷,還要注意一定的姿勢。一般地說,端坐作小楷時,兩足放平,腳跟著地,公開與肩相平齊,上身微向前傾,胸口與桌子邊緣保持一寸左右距離,不可靠在桌上,眼睛與紙面不可緊逼貼視, 當保持在一尺左右,兩肘宜開,以左手按在紙上,然后靜作小楷,正確的姿勢不但能有助于保持體力和護養眼力,同時亦能更好地發揮書寫時的藝術效果。

以上就是書寫小楷時必須注意到的執筆和運腕的方法,實際上要能真正圓熟地掌握用筆技巧,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多寫多體味,開始時是有意識的,被動的,迨至純熟之極,則氣自和,勢自貫,臂自活,腕自靈,指自凝,筆自端,氣貫十指,集中一點,到得此時,便無事思慮,只憑自己的一種感覺在寫,正如朱履貞《書學捷要》中說:“夫運者,先運其心,次運其身,運一身之力,盡歸臂腕,堅如屈鐵,注全力于指尖,運之既久,俾指尖勁健,運筆如飛,迨乎至精極熟,則折釵、屋漏、壁坼之妙,自然具于筆畫之間,而畫沙、印泥之境,于是乎可得矣。”

總之,正確的指法和腕法,其最終目的不外乎得“勢”、得“力”兩字,寫字的人就是玩這枝筆,這枝筆在您的手中玩得“得心應手”,便會達到一種“心手相忘”的境界。


標簽:小楷 技法 小楷技法 
更多
上一篇:書畫的形式介紹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評論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