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書畫知識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書畫知識

白蕉書法十講

時間:2011-12-26 13:16:05  作者:無為齋  來源:52wwz.cn  查看:2281  評論:0
內容摘要:白焦(1907-1969),原姓何,名馥,號旭初上海松江人。曾在上海美專任教,上海中國畫院畫師,秘書室副主任,善書法,畫蘭草。       出身于書香門第,才情橫溢,為海上才子,詩書畫印皆允稱一代,但生性散澹自然,不慕名...

白焦(1907-1969),原姓何,名馥,號旭初上海松江人。曾在上海美專任教,上海中國畫院畫師,秘書室副主任,善書法,畫蘭草。
       出身于書香門第,才情橫溢,為海上才子,詩書畫印皆允稱一代,但生性散澹自然,不慕名利。詩論亦富創見,詩名蠻聲文壇,寫蘭尤享盛譽。書法宗王羲之、獻之父子,始從唐歐陽詢入手。行草筆勢灑脫,小楷特能,多參鐘繇法,大字俊逸偉岸,亦具風致。工寫蘭,無師承。所作秀逸有姿。能篆刻,取法秦漢印,泥封,而又參權、量、詔版文字,有古秀蘊藉之趣。能詩文,著作有云間談藝錄、客去錄、濟廬詩詞等稿。他還治印,只是難得為人奏刀。沙孟!栋捉额}蘭雜稿卷跋》云:“白蕉先生題蘭雜稿長卷,行草相間,寢饋山陰,深見功夫。造次顛沛,馳不失范。三百年來能為此者寥寥數人”。曾主編《人文月刊》,著有《云間談藝錄》、《濟廬詩詞稿》、《客去錄》、《書法十講》、《書法學習講話》等。
     上世紀中葉在上海涌現了一批崇尚二王的帖派專家群體,他們是以沈尹默為首的馬公愚、潘百鷹、鄧散木、白蕉等。他們學書皆取法二王,或法自二王以下的帖學書家,他們作書追求韻致、富有書卷氣。他們學書講究水到渠成,一旦風格形成,很少有變化,他們傳統功力深厚,不追求流行書風。他們中白蕉年歲最小,比沈尹默。玻禋q。白蕉地位不顯赫,他是上海中國畫院一名畫師,在上海美專執教書法。然而白蕉的書法,求其對二王書法的理解,和他的審美取向,都在沈尹默之上。應該說在沈氏系統中,最有成就的,在書法造詣上超越沈尹默的是白蕉。白蕉工詩文書畫,書法有晉人風韻,書論亦富創見。擅畫蘭花,以書法寫之,頗見靈性。早在解放前夕,有平衡先生所編的《書法大成》上影印了白蕉的草書運筆圖和他的行書小簡,不但行筆飄逸,措辭又復雋趣,如云:“白蕉頓首:暑氣毒人,不堪作事。且摒婦子,謝客裸體,真人間適意事也。昨奉來書,歡然如面,扇已書就,乏人送上。此間西瓜,尚存四五枚,二三日可盡。足下有意接濟,可來一擔,謝謝”。他的書論又多妙語:“運筆能發能收,只看和尚手中鐃鈸;空中著力,只看剃頭司務執刀。”又云:“包慎伯草書用筆,一路翻滾,大是賣膏藥好漢表現花拳模樣?甸L素本是狂士,如作大言欺俗,其書頗似一根爛繩索。”又云:“學書始學像,終欲不像。始欲無我,終欲有我。”又云:“筆有緩急,墨有潤燥,緩則蓄急成勢。潤取妍,燥見險,得筆得墨,而精神全出。”又云:“穩非俗,險非怪,老非枯,潤非肥。”審得此意,決非凡手。他著有《書法十講》(書法約言、選帖問題、執筆問題、工具問題、運筆問題、結構問題、書病、書體、書髓、碑與帖)。每講均能縱橫古今,旁征博引,又帶有明確的個人觀點,細致而深刻,足見白蕉有卓絕的史識和作為理論家的優秀素質。這是解放前的講稿,后由其子民生抄錄,鄧散木女兒鄧國治整輯,其夫人金學儀保存,先在香港《書譜》上連載,后又在上!稌ā冯s志上發表,這是前幾年的事。筆者于1962年暑假在上海青年宮聆聽他的書法講座,內容精湛,講解生動活潑,真是聽君一席談,勝讀百卷書。
     白蕉走的是苦學派的路子。他曾回憶說:“我初學王羲之書,久久徘徊于門外,后得《喪亂》、《二謝》等唐摹本照片習之,稍得其意,又選《閣帖》上的王字放大至盈尺,朝夕觀摹,遂能得其神趣。”據其夫人金氏回顧,白蕉對書法和畫蘭下苦功練習,差不多每夜都要用掉一二杯子墨水,并且自己立下規矩,墨不盡不休,到老如此。他在一首詩中寫道:“愛書正與此身仇,半夜三更寫未休”,正是他勤學精神的記錄。由于他的辛勤經營,造就他那相當深厚的書法功底。白蕉一生中參加書法活動很少,這使他與當時滬上名流接觸不多。青年時,他受黃炎培之聘,出任鴻英圖書館主任,并編《人文月刊》,黃炎培曾為他題寫“求是齋”的匾額?箲鹌陂g,為抗戰捐募而奔波,曾與鄧散木一起舉辦“杯水書畫展”。1940年在上海首次舉辦個人書展,時年34歲,王遽常曾有詩記曰:“三十書名動海陬”,可見影響之大。解放前夕,他與鄧散木合書出版《鋼筆字帖》解放后,他執教于上海美術?茖W校。1957年被錯劃右派。“文革”期間備受迫害,1967年含冤病逝。從白蕉的書法活動來看,他走的是一條清白自守的路子,既不取吳昌碩、沈尹默等人的廣泛交游的方式,也不廣收門徒,這固然使他在當時及身后名不顯,對后世影響力大減,但對他的書風的形成,書法藝術所達到的高度是非常有利的。事物總是辯證的,萬樣事都不會全得全失。
     白蕉作書不是多體并進,他作書主要是楷書(包括小楷)與行草,且以后者為多。他的書法面目純度很高,所取名家也是二王一家,如取法虞世南、褚遂良、楊凝式、董其昌,他自己講“晉以下不學”,并非真是如此,但他目標專一,死守二王是事實。白蕉站得高,看得全面,他聰慧敏悟,使他對“晉韻”的理解十分準確,他學書注重對書作整體氣息格調的選擇取舍,善于捕捉體現晉代手箋書法的神韻。筆者有幸,1964年暑假由鄧國治同志的介紹認識白蕉先生,有機會向白蕉先生請教書法。他曾送我兩件行草書作品,一件是橫披,寫的是毛主席的《滿江紅》“小小寰球”,此書整體氣象自然流美,格調高雅,溫文爾雅,搖曳多姿,如游魚徜徉河底,似白鶴翱翔睛空,又似青青新柳在春光明媚中飄拂,讓人很容易想到書寫者心態的風流倜儻。用墨的輕重,字形的疏密,節奏的緩急,字間的流駐,均和諧自然,是活脫脫的二王風范。還有一件是扇面,書寫的是毛主席《卜算子·詠梅》詞,相比之下,前一幅秀雅,這一幅在秀逸中透出雄強之氣,比較辣一點。這兩件書作,雖然尺幅不大,但有咫尺千里之勢,完全可以代表白蕉書法的整體水平,F在有人評品白蕉書法全是傳承二王,甚至未敢越雷池一步,從這兩件作品看,筆者以為也并非完全如此,白蕉書法既有虛和雅逸的秀氣,也有龍跳天門、虎臥鳳閣的雄強之美。 書學前言

      書學在古代為六藝之一,本來是一種專門的學問。周秦以來,歷代都非常重視,尤其是漢、晉、唐三朝。五千年來,期間書體頗有變遷,不過可以這樣概括地說:我國的書法直到魏晉,方才走上一條大道,鍾王臻其極詣,右軍尤其是集大成,正好像儒家的有孔子一樣。
  在書法的本身上說,不侫并無新奇之論,F在愿諸位在學習書法時注意的有三個字:第一個是“靜”字。我常說藝是靜中事,不靜無藝。我人坐下身子,求其放心,要行所無事。一方面不求速成,不近功;一方面不欲人道好,不近名。像這樣名心既澹,火氣全無,自然可造就不同凡響。第二個字是“興”。我人研究一種學問,當然要對所研究的一門要先發生興趣。但是一時之興是靠不住的,是容易完的。那么如何可以使興趣不絕地發生呢?總之,在于有“困而學之”的精神。俗語所謂“頭難、頭難”,開始的時候,的確不易,沒有毅力的人,不免見難而退,就此灰心。所以我們要不怕難,能夠不怕,自會發生興趣。起始是一種淺嘗的興趣,到后來便得深入的興趣,有了深入的興趣,不知不覺便進入“不知肉味”的境界里去了。將來爐火純青,興到為之,宜有杰作。第三個字是“恒”。我們要鍥而不舍,不能見異思遷,不可一曝十寒。世界上許多學問事業,沒有一種學問、一種事業可以無“恒”而能夠成功的。易經恒卦的卦辭,開始就說:“恒、亨、無咎、利貞、利有攸往”那是說有恒心是好的、是通的、是有益的,如果鍥而不舍,那就無往而不利了。當年永禪師四十年不下樓,素師退筆成塚,可見他們所下的苦功。又如臥則劃被,坐則劃地,無非是念茲在茲,所以終于成功。
  但是,梁庾元威說:“才能關性分,耽嗜妨大業”,不侫平時對書學就有這一點感想。請諸位也想一想看:現在通俗的碑帖是誰寫的?他們在當時的學術經濟是什么樣?可不是都很卓越嗎?唐宋諸賢,功業文章,名在簡冊,有從來不以書法出名的,但是我看到他們的書法,簡直大可贊嘆!所以我往?偸菍χv書法的朋友說:“書當以人傳,不當以書傳!”此話說來似乎已離開藝術立場,然而“德成而上,藝成而下”我人不可不知自勉。今天我所以又說起此點,正是希望諸位同學將來決不單單以書法名聞天下!


標簽:書法 白蕉 王羲之 歐陽詢 
更多
相關評論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