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書畫雜文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書畫雜文

評當代100位書法家

時間:2012-1-4 18:42:50  作者:李金河  來源:無為齋  查看:3796  評論:0
內容摘要:1、天津孫伯翔先生乃當代碑書第一高手。魏碑書自清末至今名家可數:康有為、趙之謙、張裕釗、李瑞清、曾熙、陶浚宣及徐生翁等。成功者如:康、趙、徐,毀譽參半如張、李、曾,近于失敗者如陶。碑書不外方筆、圓筆、方圓結合、碑帖結合等幾種路子,況大興于清末,歷史留下的開創空間足夠大。碑書大家問...

1、天津孫伯翔先生乃當代碑書第一高手。魏碑書自清末至今名家可數:康有為、趙之謙、張裕釗、李瑞清、曾熙、陶浚宣及徐生翁等。成功者如:康、趙、徐,毀譽參半如張、李、曾,近于失敗者如陶。碑書不外方筆、圓筆、方圓結合、碑帖結合等幾種路子,況大興于清末,歷史留下的開創空間足夠大。碑書大家問世時間間隔之短史上所無。孫伯翔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崛起于書壇靠一手純而又純的魏碑書,孫氏之成功在于用筆——方筆。其方筆震撼人心的力度頗大。在孫之前寫碑書者“使筆如刀”能夠自然切斬出見棱見角的碑質點線者無,多為做作或能力不及,故孫氏在魏碑風格史上是具開創之功的大家。雖然孫氏僅于筆法之功即可立足于書壇千古,然稱其大師則稍差一步耳:孫氏于結字、書風開創遠不及筆法高標,主要得法《龍門二十品》中之《始平公造像記》、《張猛龍碑》,或參趙之謙法,常合古人轍路,己意不多。其書嘗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后有過一段激進的“變法”階段,惜其未能繼續開拓,因何?碑書開拓須有極高之學識、眼力與超常之膽氣,開創之初不免有種種不足,遂批評聲雀起,于是將孫氏開拓之念壓住,乃大憾也。后又皈依《始平公造像記》,結字之開合移位種種富于生氣的意趣均讓位于“復歸平正”耳。于欹側變化未敢深入,其一生結字之種種變化僅在于一平面上之部首筆畫左右上下之平移變化,而不敢將字傾側——孫氏之字無論變形多大無一傾側筆也。細研孫氏近年作品,其結字取修長之唐楷意,少碑書之“寬扁”態,頗有疏古(漢隸、魏碑)親今(唐楷)之意,其結字法冥冥之中唐法愈發占據主動,以較多唐法做入碑之基,取北碑方折之筆,合成書之清剛嚴整氣貌,而古拙氣漸亡矣,唐法入碑乃學碑大失、大忌也。孫氏書法無處不在的理性占據了書之大半,深層的平行、等距等唐法意識在其內心深處打上了愈老愈深的烙印。而奇拙之字則是在唐法規矩之內的種種變化,而非在上溯魏碑乃至漢隸秦篆這些樸逸造型氣質基礎上的變形。因為變形站在唐法和站在漢魏基礎上表面上看有時“差不多”,其實這對于將書家書風推上一個更高的層次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結字少傾側之法故書多失于自然,多“做”味。因何孫氏多行草筆意的書作則精彩四射?行草破規矩也。這一潛層的規范、造型意識是制約孫書未能進入化境之關捩。其鐘心的圓筆魏碑《論經書詩》僅停留為摹習階段,未能真正化入自己的創作中活用。方圓結合在其筆下其實是以方寫圓,圓多難融。方筆易得規矩平正剛硬,圓筆易得變化活潑蒼樸,孫得方失圓也。故孫氏立世之基在于方筆筆法,以筆法帶動了結字風格的“中度”個性化,此為優長。雖然論文氣不及康、趙,論膽量不及徐生翁,但僅筆法即可立世,雖然稍有些遺憾罷。

2、北京李松乃當代尊碑而有成極為活躍之中青年書家。其作極少大字榜書,非不為,實乃書家氣格不逮也,或審美趣尚不求也。其書與孫伯翔書呈互補狀:孫書愈大愈妙,李書小字頗佳;孫書字字平正,李書字字傾側;孫書偏方,李書偏圓;孫書求拙多于求巧,李書求巧多于求拙;孫書立基于氣象開闊之龍門、云峰,李書立基于精細之墓志,如《李璧墓志》。觀李作書乃為一種享受,筆致瀟灑、自然——行書筆意多介入。李書處理用筆在得輕快、飛動,體態得險絕多姿之時是否滑入了另一面:書多薄、輕之態。李書用筆少骨、少堅定不移之堅實定力。體態雖多變,但少筆外之旨、意外之趣:這種“變”、“動”是一種精熟構字法之“變”、“動”,雖“動”雖“變”,但不新鮮,雖“動”雖“側”,但不“險”、不“峻”,但稍覺騷首弄姿,故作姿態:太甜媚了,碑書不可過于求熟去生?磥韺O伯翔言習北碑當從重筆《始平公造像記》立基,乃真言也。書不論動與穩,正與側、均不能流入程式化、唯技巧論的境地:李書得在動,失在于熟。


標簽:書法家 
更多
相關評論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