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書畫知識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書畫知識

李可染:關于山水畫的技法

時間:2012-1-30 9:52:01  作者:無為齋  來源:52wwz.cn  查看:625  評論:0
內容摘要:(一)構圖:畫畫前,先醞釀情緒,再設計方法。對風景對象將信將疑,意境還不十分鮮明的時候,坐下來慢慢細看,有時會得到啟發。我畫《鑒湖》就是如此,本來興趣不很高,定下心來凝視,飽覽?看,想到古人所說:“湖光如鑒”,覺得有所啟發,意境醞釀得比較成熟了,經過組織加...
(一)構圖:
畫畫前,先醞釀情緒,再設計方法。對風景對象將信將疑,意境還不十分鮮明的時候,坐下來慢慢細看,有時會得到啟發。我畫《鑒湖》就是如此,本來興趣不很高,定下心來凝視,飽覽?看,想到古人所說:“湖光如鑒”,覺得有所啟發,意境醞釀得比較成熟了,經過組織加工,終于畫成了一幅畫。古人說:“萬物靜觀皆自得。”成見往往使人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仔細觀察,心要像明鏡一樣,你就會發現一切景物都生意盎然。所以畫畫之前靜下心來,仔細觀察很重要,心情煩亂是沒法畫好畫的。
頂好的構圖要“似奇反正”,古人說“既得平正,須得險絕”,構圖要極盡變化,大膽組織變化,但有要求穩定。只奇不正就有不穩定的感覺,要鄭重見奇,奇中見正,兩條腿走路,矛盾中求統一,八大山人的畫構圖很奇,但又有莊嚴的感覺。畫面上主要的東西一定要給適當的位置。一般說來主要的東西不要放在正中,要靠邊一些,但又要使人感到整體畫面的平衡;形象地說:“要像秤,不要像天平”。在風景畫里,一般地說,樹比山分量重,人造物比自然物重,人比一切重,懂得這個,對構圖是很有幫助的。
善繪畫要求“大”和“多”,所謂大是感覺大,多是東西多。因此,構圖要善于穿插,要往深處發展,不要平鋪對壘!肚迕魃虾訄D》絕不是僅往兩邊伸展,同時也很注意深度,往深里發展。石濤的畫很講究穿插,利用中景,使畫面能透出去,四王的畫就常常是一層層地往上疊,空間的感覺就比較弱。任伯年很會構圖,有的畫幾棵樹占滿了畫面,下面畫上人物,穿插得很好,很奇。我畫嘉定大佛,把大佛幾乎畫滿了整個畫面,再利用周圍的角落畫上樹、石級、江水、行船等,這就不僅使主題突出,而且畫面也豐富起來了。
藝術一定要講求形式,有人怕講,以為就是形式主義,這是一種誤解。要區別為表達主題講求形式與為藝術而藝術的形式主義。構圖上的一些規律是要注意的,譬如畫面上前后兩個人的頭正相疊上,三棵樹交叉于一點等,這些都是要避免的。黃賓虹先生說:他從中國書法、繪畫中得出構圖規律的奧秘是不等邊三角形,這實際上就是變化統一的規律。藝術上美的抽象的規律往往是最高的境界。規律中有一條最重要的規律就是自然,矯揉造作永遠是要避免的,不要把“奇”理解為矯揉造作。
(二)形象
藝術用樣要求精神,藝術形象不能是吧普普通通的,電影攝影師對著意嘉陵江上自遠而近,自近而遠的行船,可以攝下幾百個不同的鏡頭,但其中最美的只有幾個。一張畫還要有最精粹之處——所謂“畫眼”,畫眼一定要特別抓緊,不能與其他一切平均對待。主要的東西可以強調、夸張,要避免面面俱到,應有盡有。竭力描寫自己最感興趣的,最主要的東西,才能引人入勝,打動人心。京劇表演家有三字訣,叫做“穩、準、狠”,狠就是要敢于強調最主要的東西,狠狠地表現,狠取決于藝術家的感情。藝術創作要像寫情書那樣充滿感情。母親的孩子如果被人殺害,她會咒罵一輩子,這是感情使然。藝術就怕搔不到癢處。
藝術家不僅表現所見,還要表現所知和所想(自己的全部經驗和傳統知識,以及根據客觀事物發展規律的推想),中國古代藝術家描寫的《仙山樓閣圖》,就是把最美的建筑放在最美的環境里,這是藝術家根據現實的想象,是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的結合。中國畫家畫黃山,絕不是站在某一個固定地點取某一個固定的角度畫其眼所僅見,而是全面觀察理解以后加以表現,好像是站在黃山的上空。古人說:“以大觀小”,也就是這個意思。石濤畫黃山曾將距離二里的“石虎”與“鳴駭泉”畫在一起,題詩:“何年來石虎,臥聽鳴駭泉”,這在藝術上是完全允許的。毛主席詞:“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絕不是站在某一固定的地方能看到這么廣闊的景致,而是融入了詩人的想象,這是和毛主席寬闊宏大的胸襟分不開的。中國畫家畫菊花,絕不止于表現菊花,而是寄托了畫家自己的感情,山水畫不是照片,也不是風景說明圖,風景畫要比自然更美,從來人們說“河山如畫”而不說“畫如山河”。要建筑師來參考我們所畫的樓臺亭閣。我有一棵圖章,叫做“不與照相機爭工”,畫家比攝像師有更大的創造的自由,應該充分利用這個條件?p紉師給人們做衣服,不合身是最壞的,合身了還不夠,還要使一幅能突出身體美麗的部分和隱藏丑的部分,這才是最好的縫紉師。畫家對著自然景物作畫也是如此。風景寫生也可以叫做“對景創作”,對象只是創作資料,并非全部,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可以十分之七根據對象,十分之三根據畫面本身需要,脫離真實不對,完全依靠真實也不對,藝術應比真實更高,更集中,更概括。形象要真實與美統一,真實使人信眼,藝術性叫人感動,要運用自己的全部修養把自然提高到更美的境界。
構圖設計好了以后,可以先揀最感興趣的最主要的東西畫,一點點地加,一層層地加,加到適可而止。羅丹雕刻時就是在石頭上逐漸地剝出一個人來,有時連手腳還沒有剝出來,但感覺意境夠了,就不再剝了。不要把什么都表現得很清楚,譬如我話“巫山渡頭”,兩邊虛中間清楚,畫中主要的東西就突出了。清楚是為了表現最精彩,最要強調的,含蓄是為了表現豐富;光清楚不含蓄不耐看,光含蓄不清楚又軟弱無力,要把兩者很好地結合起來,沈石田的畫不含蓄,含蓄是和一覽無余相對立的。京劇《平貴回窯》王寶釧出場時,薛平貴站在臺上紋絲不動,古典戲曲中龍套不講話,不動作,都是為了突出主體,畫家要有這樣的手段,一棵樹可唱一出重頭戲,深入觀察,抓住細節,豐富它。相反,整座城市可以處理的很單純,含蓄。單純不等于簡單,簡單往往由于忽略細節,浮現掠影,觀察不深入,深入觀察房子也是有性格的。根據對象的特點,沿著對象的本質夸張,就付于了對象鮮明的個性,特點只能夸張,減弱了就平淡。
山水畫要講求明度,畫前要明確最亮的地方在哪里,最黑的地方在哪里。要在整體中求明暗,局部無法決定明暗,明暗不完全取決于對象,更取決于主題。馬思聰說我的畫黑是為了亮,說得很對。和對比相反的是“對吃”或“對消”,幾種東西分量輕重一樣,黑白明度一樣,就達不到效果,畫面無力的原因常常在于此,整體感是畫家一輩子的事,為了把握整體,畫面時切忌一個局部畫完了,才畫另一個局部,要整體地畫,整體地加。
畫山首先要看大的形式,再看大的轉折,不要零碎,大的轉折不清楚時,要仔細找出它的脈絡來。畫山要介于方圓之間,太圓會顯得軟。
樹的關系是接若離,畫樹點葉要含蓄,不能太清楚,要在清楚中包含不清楚,一片樹的處理要介于具體與不具體之間,往往突出幾棵主要的,會顯得既生動又無盡的感覺。
遠山遠水遠樹的處理,越遠越要小心經意,要在簡單的筆墨里表現空間、距離,要有遠的感覺,隨便亂抹幾筆不行的。八大山的人物不要太正,太正就無神態。

標簽:山水畫 畫畫 李可染 
更多
相關評論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