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書畫雜文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書畫雜文

米芾書法故事多則

時間:2012-5-2 20:28:53  作者:無為齋  來源:52wwz.cn  查看:913  評論:0
內容摘要:宋朝寫字最出名的要數“蘇黃米蔡”四大家,其中的“米”指的就是米芾,因為辦事二百五,人送外號“米癲”。除了有點瘋瘋癲癲外,米芾還是個戀物癖,另外還有嚴重的潔癖。不過這個神經兮兮的家伙卻是一個全才,文辭字畫金石器玩無所不好、無所不通,而且為了自己喜歡的這些玩意,坑蒙拐騙什么事都干得出...

宋朝寫字最出名的要數“蘇黃米蔡”四大家,其中的“米”指的就是米芾,因為辦事二百五,人送外號“米癲”。除了有點瘋瘋癲癲外,米芾還是個戀物癖,另外還有嚴重的潔癖。不過這個神經兮兮的家伙卻是一個全才,文辭字畫金石器玩無所不好、無所不通,而且為了自己喜歡的這些玩意,坑蒙拐騙什么事都干得出來。
    在書畫意境上,蘇軾講求“蕭散簡遠”、“清新”、“簡古”、“淡泊”;米芾則推崇“平淡天真”和“高古”。兩者見解相同,而秉性高傲的米芾出言更加直率。米芾與蘇軾有著近二十年的交往,史傳米芾甚至一面糟蹋蘇軾的字一面偷偷收藏。
    貪玩  為石頭不干活賄賂上司
    米芾6歲的時候,每天就能讀律詩上百首,而且過目不忘。米芾的老娘據說是一個高級婦產科大夫,進出皇家專門伺候內宮里有身份的女士。有了這種“背景”,加上少年天才,米芾成年后被破格提拔為公務員。雖然捧上了鐵飯碗,但米芾脾氣太各色,誰也不敢放心讓他辦什么事,所以米芾一輩子就東混混、西跑跑,沒干過什么正經事。
    和別人不一樣的是,米芾對當官一點都不感冒,他反正也不想好好玩活,對分內的事情從來都是吊兒郎當的。米芾在江蘇漣水當地方官,離安徽靈璧很近,靈璧出產的靈璧石是有名的玩石,正對米芾的胃口。米芾不正經上班,到處收集靈璧石,然后整天躲在畫室里面賞玩,一進畫室就一天不出來,連到單位打卡簽到都不去。
    領導楊杰跑到米芾那說,你小子什么意思,不想干了是不是?米芾不回答,從袖子里拿出一塊玲瓏剔透的靈璧石給楊杰看:這樣的石頭你怎么能不喜歡?楊杰不理他。米芾又拿出一塊來,楊杰還是不理。米芾最后拿出的一塊有鬼斧神工之妙,還是那句話:這樣的石頭你怎么能不喜歡?楊杰再也忍不住了:你喜歡我也喜歡。一把搶過石頭,出門上車就走。
    不過不是所有領導都像楊杰那么好糊弄。米芾曾經負責過漕運,上司張勵對他玩世不恭的態度很不待見,想起來就拎他過來訓一頓話,弄得米芾非常不爽。不久蔡京當了宰相,米芾和蔡京關系很鐵,就悄悄派人到京城,請蔡京把自己的職務調成跟張勵平級,蔡京一切照辦。
    米芾拿到任命書,興沖沖地連夜親自動手做了一張新名片,凌晨就咋咋呼呼地沖進張勵的辦公室。張勵吃驚不小,不明白出了什么事,米芾把自己的新名片甩給張勵說,以后咱就平起平坐了。張勵這才回過味兒來,氣得半天說不出話。
    潔癖  名字里有去塵就選作女婿
    米芾有嚴重的潔癖,平生從來不用別人用過的東西。米芾曾經當過太常博士,負責皇家宗廟的祭祀事務,祭祀時穿的標準工作服他當然嫌臟,就玩命地洗,連工作服上的花紋都被洗掉了。就為了這個,米芾受到降職處分。米芾身邊總放著水,動不動就要洗手。而且他洗手跟別人大不一樣,過去沒有自來水,洗手只能用盆接水。米芾嫌用盆不衛生,自己發明了“自來水系統”:他讓人用一個銀壺往外倒水,自己就著水流洗手。洗完之后,米芾兩個手互相拍打,一直到手干了也不用毛巾擦。那時候還沒有顯微鏡,米芾居然知道毛巾上細菌多,是天生衛生部長的料。
    最沒譜的是米芾挑女婿也按著自己的潔癖來。上門求婚的人里面有一個南京人叫段拂,字去塵。米芾一看就高興了:已經拂過了,還要再去一下塵,絕對是講衛生先進個人,這真是我家的人。就把女兒嫁給了這個人。
    周種跟米芾關系不錯,知道米芾的德行,凡是米芾看中的東西,由著他拿走。有一天米芾跟周種說:我得了個硯臺,品相非凡,簡直不像人間的東西。周種沒當回事:你老吹自己是鑒定大師,收藏的東西倒有一半是假的,就是能說大話,你敢讓我看看這硯臺嗎?米芾就從箱子里往外拿,周種了解米芾的潔癖,連忙要毛巾洗手,米芾看見周種這么懂事挺高興。硯臺一拿過來,周種就沒命地夸獎,又問:不知道用起來怎么樣?就叫人拿水來磨墨。水還沒拿過來,周種等不及了,就用墨沾上口水開始磨。米芾當時臉色就變了,心里直犯惡心,你老兄剛才還挺愛干凈的,現在怎么這么不講究,這硯臺臟了,我不能用了,送給你吧。周種開始以為他是開玩笑,想把硯臺還給米芾,可米芾說什么都不要了。

   瘋癲  管石頭叫“大哥”

    潔癖只是米芾的毛病之一,他還有很多讓聞者崩潰的怪癖。安徽有一塊大石頭形狀奇丑,米芾路過一看就樂得不行:這石頭受得起老子一拜。米芾特意穿上晚禮服拜這石頭,還管它叫大哥。米芾在書房寫信,他的朋友從窗戶縫偷看?匆娒总缹懙叫沤Y尾“再拜”的時候,就把筆放下,站起來整理好衣服,然后真的就拜了兩拜。
    米芾笑話那么多,可他做人卻一點都不肯低調。他出門不穿宋朝衣服,卻弄一身唐代衣帽。這個效果,跟如今在西單穿一身長袍馬褂擠地鐵一樣,立刻引來大量群眾圍觀。米芾洋洋自若,反而更神氣活現,別人一看那個架勢,不認識的人也知道,整個大宋除了“米癲”沒第二個這么精神病的了。
    瘋歸瘋,米芾的能耐大家都不能不服。因為字寫得好,藝術家皇帝宋徽宗把米芾提拔在中央當了個司長。至于米芾的才情,連王安石、蘇軾這樣的大手筆都佩服得不行。王安石的一把扇子上就寫著米芾的詩句,他沒事就拿出來看看。蘇軾更是說,和米芾當了20年朋友,還恨時間短,鉚足勁把他往高里抬。
    到了皇帝身邊后,皇帝經常請米芾寫字。一次宋徽宗讓米芾寫了四扇屏風,過了幾天,派太監給他送來了900兩銀子。在宋朝,九百的意思相當于現在的二百五。米芾只是氣性刁鉆,一點都不傻,馬上跟太監說:了解下級的莫若領導,我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太監回去跟宋徽宗一說,宋徽宗哈哈大笑,知道米芾明白自己是在逗他。
    米芾吹起牛來也氣勢很大。宋徽宗讓他品評一下當時的書法家,那幾位都是米芾的哥們,可米芾一點面子都不給:蔡京不懂筆法,黃庭堅那是在描字,蘇軾是在畫字。宋徽宗問:那你呢?米芾說得拐彎抹角:我是在刷字。其實是在自吹揮灑自如。別說當時的名家,就是歐陽詢、柳宗元、顏真卿,米芾都要說一聲惡俗。
    蘇軾在揚州的時候,請當地一幫社會名流吃飯,米芾也在座。酒喝到一半米芾有點高了,站起來跟蘇軾撒酒瘋:別人都說我瘋癲,你老兄說說看。蘇軾哈哈一笑:群眾的呼聲就是上帝的呼聲!


標簽:書法 故事 米芾 書法故事 
更多
相關評論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