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書畫雜文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書畫雜文

全國隸書研討會:張公者鮑賢倫對話全文

時間:2012-10-31 10:51:33  作者:無為齋  來源:52wwz.cn  查看:359  評論:0
內容摘要:全國隸書研討會--張公者對話鮑賢倫時間:2009年9月24日地點:杭州浙江省文物局局長辦公室      張公者:隸書在字體中占有極為重要的位置。隸書上承篆書,下啟楷書,衍變為行草。古人對隸書的認識與概念基本是指東漢隸書,書史上重要...

全國隸書研討會--張公者對話鮑賢倫

時間:2009年9月24日
地點:杭州浙江省文物局局長辦公室

      張公者:隸書在字體中占有極為重要的位置。隸書上承篆書,下啟楷書,衍變為行草。古人對隸書的認識與概念基本是指東漢隸書,書史上重要的隸書名碑也都在東漢時期。東漢后,魏、晉、隋、唐、宋、元、明基本沒有優秀的隸書作品出現,包括篆書也沒有。直到清鄧石如的隸書才見起色。清朝是篆隸復興的時代,但是因為歷史的局限,清人沒有可能見到20世紀后出土的秦漢簡牘,他們還是取法東漢。簡牘出現后,引起了書法家們的注意并取法,但是沒有形成風氣,可借鑒與創新的作品不多。
      鮑賢倫:其實我們的前輩對資料的敏感性已表現出來了,最早的一批,比如說沈曾植他們對《流沙墜簡》的關注。但是沈曾植方向不在隸書,在草書。上海的一些書家如鄧散木、來楚生等,他們注意到簡帛書中的隸書了,這是書法家關注簡牘的現象。文字學家也關注了,如商承祚等,但是他們沒有用非常大的精力去做這個事情。那么到了我們這一代的時候呢,一大批人寫漢簡。當時的主要實踐方向是取漢簡的流動性,基本上是一種快寫法,把它寫得行草化。這樣做,一個是方向比較單一,另外,相互影響太大。其實這條路在時間、實踐上都走在比較前面的是錢君俗先生,錢君俗先生倡導了這么一種方向。后來我們這一批人也跟著在走,但是走得不太深入,層次不高;谶@種情況,首先是我對自己不滿意,覺得漢簡的寫法要換一換方向。因為這個緣故,我注意到了秦簡,往上走了一段。寫了秦簡以后,對于原來漢簡的寫法有了一種新的認識。
     張公者:通常人們認為隸書是扁形的,具有蠶頭雁尾的特點。從文字學角度可以給定一個“標準”的定義,文字學是科學概念。而從藝術角度要定“標準”,顯然是不合適和多余的。
     鮑賢倫:我覺得現在有一個問題,對隸書這個名稱人們通常把它看成是一種“體”,我覺得看窄了。隸書其實是漢字動態演進過程中的一種,既是一種形態,也是一種動作,也是一種方法,不僅僅是一種“體”。如果以為是“體”的話,很容易把它歸納為一些形態,長、方、圓、蠶頭燕尾等。我們這次的全國隸書研討會,有人就提出:“我們要不要給隸書定幾條基本規則?”我覺得隸書和楷書沒法分,至少在它的邊緣是沒法分的。隸書和草書的邊緣、隸書和篆書的邊緣也是沒法分的,如果硬去強分它的話呢,是不是符合學術和藝術的規律呢?
    張公者:藝術創作不同于科學研究。漢字是書法藝術的載體,書法的這條基本準則不可打破,否則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書法藝術了。而創作對字體的邊緣界定沒必要要求很嚴,是不可以束縛創作的。只要是協調的、美感的,真、草、隸、篆,都可進行有效的、合諧的組合創作。若把書法創作字體規定得很死,同樣是悖離藝術創作規律,也是腐朽的。
     鮑賢倫:這種分法從初級的教學和普及來說有些方便。但站在學術和藝術的立場上,那是另一種視野。不僅對體和體之間不應該這么看,同樣的對碑和簡也不能簡單的這么看。我不大同意把漢碑說成是正統的,簡牘是民間的、補充的東西,有正偏之分,一個是正室,一個是偏房。尤其對于搞藝術的人來說,不能概念化,其實碑和簡一樣都是漢人的東西。
     張公者:刻在石上的漢碑與書寫在竹木簡上的簡牘墨跡不存在所謂正室與偏房之分。是因其使用價值的不同所產生的區別。碑多以記錄歷史事件、某人的功德事跡,書寫力求嚴肅、正大,簡牘墨跡書寫力求便捷。但書寫者的文化層次區別不大,作品沒有本質區別。把簡牘墨跡認為是“民間書法”是錯誤的,本身“民間書法”的定義就不準確。
      鮑賢倫:這里面我覺得要稍微區別一下,一種是學術的立場,一種是藝術的立場。在學術的立場上是可以對碑、簡做這樣的比較、區分,對所有的對象進行藝術質量的高低判斷。但從一個藝術家、創作者來說,比如說我本人,看這些秦漢人的東西,我看什么都好,有些東西特別能觸動心靈,引起共鳴,看得很激動,有些則引起的激動程度低一些。所以對一個創作者來說,要緊的不是做好壞的判斷,要看對你合適不合適,有沒有用,對你的審美理想和藝術形態、語言、詞匯的創造,有沒有用?這才是關鍵的。
      張公者:初期的學習所取法的作品要求是具備綜合審美條件,中庸、技法全面、規范。而于創新來說,往往是不完善的作品,有空間、有可吸收的部分,當然這是因人而異的。用吸收的眼光,只要具備一項使你感興趣的,就可以學習拿來用,可以豐滿創作。有的東西很好,但是不一定叫你激動、感動,不合適于你,那么吃下去了,不但不能營養自己,反而還可能會消化不良。
     鮑賢倫:而且什么時候、什么東西對你有用,各個時間都是不一樣的。如果基于這種觀念,就不會斷然說碑是怎么的、簡是怎么的,什么簡是好的,什么簡是不好的,這是很倉促的說法。


標簽:隸書 研討會 對話 
更多

分享時請保留本站鏈接。多謝支持!

 

相關評論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