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字帖教程
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圖文 > 字帖教程

書畫兼擅--趙孟頫找子昂《相州晝錦堂記》作品欣賞

時間:2015-9-22 0:54:12   作者:無為齋   來源:www.johnabateskincare.com   閱讀:1071   評論:0
內容摘要:趙孟頫《相州晝錦堂記》卷。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是其逝世前兩年,六十七歲之作。 [釋文]:相州晝錦堂記  歐陽修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此人情之所榮,而今昔之所同也。蓋士方窮時,困阨閭里,庸人孺子,皆得易而侮之。若季子不禮于其嫂,買臣見棄于其妻。一旦高車駟馬,旗旄導前,而騎卒擁后...

趙孟頫《相州晝錦堂記》卷。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是其逝世前兩年,六十七歲之作。


[釋文]

 

相州晝錦堂記  歐陽修
 

    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此人情之所榮,而今昔之所同也。蓋士方窮時,困阨閭里,庸人孺子,皆得易而侮之。若季子不禮于其嫂,買臣見棄于其妻。一旦高車駟馬,旗旄導前,而騎卒擁后,夾道之人,相與駢肩累跡,瞻望咨嗟;而所謂庸夫愚婦者,奔走駭汗,羞愧俯伏,以自侮罪于車塵馬足之間,此一介之士,得志于當時,而意氣之盛,昔人比之衣錦之榮者也。
 

    惟大丞相魏國公則不然,公,相人也。世有令德,為世名卿。自公少時,已擢高科,登顯仕;海內之士,聞下風而望余光者,蓋亦有年矣。所謂將相而富貴,皆公所宜素有,非如窮阨之人,僥幸得志于一時,出于庸夫愚婦之不意,以驚駭而夸耀之也。然則高牙大纛,不足為公榮;桓圭袞冕,不足為公貴;惟德被生民,而功施社稷,勒之金石,播之聲詩,以耀后世而垂無窮;此公之志,而士亦以此望于公也,豈止夸一時而榮一鄉哉!
 

  公在至和中,嘗以武康之節,來治于相。乃作晝錦之堂于后圃;既又刻詩于石,以遺相人。其言以快恩讎、矜名譽為可薄。蓋不以昔人所夸者為榮,而以為戒。于此見公之視富貴為如何,而其志豈易量哉!故能出入將相,勤勞王家,而夷險一節。至于臨大事,決大議,垂紳正笏,不動聲色,而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謂社稷之臣矣!其豐功盛烈,所以銘彝鼎而被弦歌者,乃邦家之光,非閭里之榮也。余雖不獲登公之堂,幸嘗竊誦公之詩,樂公之志有成,而喜為天下道也。于是乎書。
 

  尚書吏部侍郎、參知政事歐陽修記。

   

 

[譯文]
 

    做官做到將相,富貴而回老家,這是大家都認為非常榮耀的事,也是古今都公認的。
 

    一般當讀書人窮困時,在鄉里過著貧苦日子,平民兒童都可輕視甚至侮辱他。如蘇秦不被嫂子禮待,朱買臣被妻子拋棄。一旦坐著四匹馬拉的高大的車子,旗幟在前開道,又有騎兵衛隊擁著,在街邊觀看的人,擠在一起肩并肩腳挨腳的,一邊仰望一邊贊嘆;而所謂平頭男女,又跑又竄又驚又慌,汗水都出來了,甚至慚愧得低頭彎腰,跪在車輪輾起的灰塵和馬蹄子中間,向新貴人悔過請罪。這就是一個普通士子,成功得志時,那意氣的旺盛,是以前人們所比方的穿著錦繡的榮耀事!
 

    惟有大丞相魏國公不是這樣。魏國公,相州人。祖輩起代代都有美好的德行,都是有名的高官。魏國公從年輕時就考取科舉高榜,登上顯要的位置。海內人士聽其傳布四方的德音,仰望其播及的風采,已有多年了。所說的做將相,得富貴,都是魏國公早就應有的。不像那窮困的人,一時僥幸得志,出乎庸男和愚婦的意料而使他們驚異,并向他們夸耀。既然這樣,那么儀仗大旗,不足為魏國公的光榮;桓圭和禮服,不足為魏國公的顯貴。只有恩德遍及百姓,功勛建于國家,事跡刻入鐘鼎碑石,傳播在聲樂和文章里,光耀后世,永世不朽,才是魏國公的心志。讀書人也是在這點上寄望魏國公啊。哪里只是榮耀于一時一鄉呢?
 

    魏國公在仁宗至和年間,曾以武康節度使身份,管理相州,就在后園建了“晝錦堂”。后又刻詩于石碑上,留給相州的人們。詩篇說的是快意于感恩報仇,夸耀個人多譽,都是值得鄙薄的。他不以昔日人們所夸耀的為榮,反而作為自己的警戒。從此可見魏國公是如何看待富貴,而志向哪能輕易測量?因此他能出為大將入為丞相,勤勞地為朝廷辦事,不論平順時還是險難時都一樣。至于面對重大事件,決策重要議題,垂著衣帶,拿著手板,不動聲色,把天下放置得像泰山一樣安穩,可謂是國家重臣了。他的豐功偉業,被刻上鐘鼎,譜成歌曲,是國家的光榮,而不單是鄉里的光榮啊。
 

    我雖無機會登上魏國公的廳堂,卻慶幸曾誦讀他的詩篇,很高興他大志有成,并向天下宣告。于是就寫下以上的文字。

 

書畫兼擅--趙孟頫找子昂《相州晝錦堂記》作品欣賞


標簽:臺北故宮 博物院 故鄉 書法 字帖 
更多

手機版部分瀏覽器支持左右滑動翻頁

相關評論

書畫圖文

本類更新

本類推薦

本類排行

站名:無為齋 域名:www.johnabateskincare.com 蘇ICP備1403803
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欧洲日韩